•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叫皇帝陛下请矜持的小说阅读-萧玄宸苏伶婉在线阅读

    叫皇帝陛下请矜持的小说阅读-萧玄宸苏伶婉在线阅读

  • 时间:2020-09-29 17:35编辑:水灾瓶
  • 星期二到了,宁忆心创作的《皇帝陛下请矜持》你有看过吗?如果没有看过这本萧玄宸苏伶婉的故事,那可真是可惜了,《皇帝陛下请矜持》可以说是近期最为优秀的小说之一,下面是《皇帝陛下请矜持》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 皇帝陛下请矜持

    推荐指数:8分

    皇帝陛下请矜持

  • 第1031章 里应外合

    遂西城。

    府衙主院中。

    没了萧玄宸的陪伴,苏伶婉自上榻之后,犹如烙饼一般,辗转反侧,始终不得入眠。

    深夜,万簌俱静。

    也正因如此,但凡有一点声响,都会被无限放大!

    尤其,那还是打斗声,和刀剑相接时的声响!

    闻声,苏伶婉连忙从寝榻上坐起身来,然后出声喊道:“心儿!”

    “奴婢在呢!”

    声落之后,心儿很快便从外间进了寝室,撑着灯烛,伸手掀起了床帐:“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吗?”

    寝榻上,苏伶婉长发如瀑,凝眉而坐。

    听到心儿的问话,她紧蹙着娥眉摇了摇头,随后狐疑问道:“外面那是什么声音?”

    “奴婢还不清楚!”

    心儿是守在外间的,外面便是有事,她也不能离开寝室,所以对外面的情况,不怎么清楚。

    不过,在静下心来,侧耳聆听了片刻之后,她轻声猜测道:“不过……听着像是打斗的声音!”

    “是打斗的声音没错!”

    苏伶婉十分肯定的,下了结论,然后起身下榻,伸手从屏风上,取了衣裳,边自己动手穿着,便对心儿吩咐道:“掌灯,然后去将元宝叫来!”

    “是!”

    心儿应声,拿手里的灯烛,燃了寝室里的油灯,然后转身去了外间!

    不久,心儿便去而复返。

    在她身后眼观鼻,鼻观心跟着的,赫然便是元宝!

    元宝抬眸,见苏伶婉正看着自己,连忙垂首,恭身行礼:“奴才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苏伶婉穿好了衣裳,行至一边的贵妃榻上落了座,这才再次看向元宝,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元宝冷然一笑,恭身回道:“不过是些宵小之辈,有荣则大人在呢,皇后娘娘不必担心!”

    “宵小之辈?”

    苏伶婉听到元宝的回话,不禁嘲讽一笑,面若寒霜道:“如今朝廷和叛军,在遂西交战,谁人不知,皇上的圣驾,在这遂西府衙之中?这些宵小之辈,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听闻苏伶婉此言,元宝不禁心神一颤!

    心道,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皇后娘娘跟他家皇上大人在一起待的久了,这冰冷的气势,也都快一模一样了,元宝有些干巴巴的笑着说道:“不算他们是吃了什么东西,胆敢来这里造次,终究是死路一条!皇后娘娘您身份贵重,何必跟那些死人置气呢?”

    听元宝这么说,苏伶婉觉得有些道理!

    身上的冷意,渐渐褪去,她轻抿着红唇,对元宝吩咐道:“仔细听着点儿外面的动静儿,如今皇上不在这里,凡事都不可掉以轻心!”

    闻言,元宝脸色一凝:“皇后娘娘尽请放心,奴才和荣则在皇上离开之前,曾经答应过皇上,务必会保护好皇后娘娘的安全,不让皇后娘娘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听元宝此言,苏伶婉的面色微变了变:“皇上在离开遂西之前,曾经单独嘱咐过你们?”

    元宝抬眸,瞥见苏伶婉的神色变化,不禁轻轻笑了笑:“是的!皇上对皇后娘娘,宝贝着呢!皇上的心里,一心一意,全都是皇后娘娘,就连写下的的遗诏,也全是为了让皇后娘娘以后可以过的平安顺遂!”

    “遗诏?”

    苏伶婉心里咯噔了一下,登时有些不是滋味:“他在离开之前,竟然已经写好了遗诏了吗?”

    “没……”

    元宝恍然,意识到自己失言,恨不得掌自己的嘴!

    见元宝如此反应,苏伶婉不禁眉心抿起,冷冷一笑:“元宝,你觉得你说没有,本宫就会信你了吗?”

    “不会……”

    元宝有些踌躇的看了苏伶婉一眼,元宝眉头紧皱,哭丧着一张脸说道:“皇上如果知道,奴才多嘴,跟皇后娘娘说了不该说的,一定会撕烂奴才的嘴的!”

    “你怕皇上撕烂了你的嘴,就不怕本宫撕烂你的嘴了吗?”

    问出这句话时,苏伶婉淡笑依然,伸手之间,接过心儿递来的茶盏,她的脸上,看似带着柔柔的浅笑,但实际上,却透着足可摄人心魄的冷意!

    “奴才怕……”

    元宝看到苏伶婉脸上的神情,直觉头皮发麻!

    紧皱着眉头,低垂下了头,他一脸苦哈哈的说道:“奴才怕死了!”

    “怕死了还不跟本宫说实话?”

    砰的一声,将手里的茶盏,砸在了贵妃榻前的桌子上,她满脸怒容的脸上,不禁浮上一抹痛苦之色:“还不赶紧跟本宫好好说说,皇上的遗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苏伶婉的容貌,虽然不急容情美艳,也没有顾明珠清丽绝伦。

    但是有的时候,乍眼望去,她却能让人觉得,美的惊人!

    就如现在一般!

    盛怒的她,在元宝看来,已是美丽的锋芒毕露!

    但是,她眼底的那抹痛苦之色,却奇迹般的,柔和了她身上的锋芒,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恻隐!

    静静的,看了苏伶婉片刻,元宝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皇后娘娘您如今有孕在身,千万不要激动!您想要知道什么,奴才全都告诉您便是了!”

    听元宝这么说,苏伶婉顿时安静下来。

    轻轻一叹之间,她眸色渐深,声音也渐渐变得饱含怨怼:“萧玄宸那个混蛋,他明明让我在这里,等他回来的!我这么听话,在这里等着他,他怎么敢……怎么能,提前写下遗诏呢?”

    “皇后娘娘!”

    元宝眉宇紧皱,冷讪道:“这世上的事儿,有谁能说的清楚呢?皇上他之所以写下写下遗诏,不过是以防万一!皇上他……他只不过是想要给您他所能给的,给您他最好的!”

    “那只是他以为的!”

    苏伶婉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淡淡一笑,笑的云淡风轻:“对我而言,最好的便是他的陪伴!”

    可是,他身为一国之君,有他的责任,有他的子民!

    不能长长陪伴着她!

    更有甚者,在她当初生生孩子的时候,在她最需要的他的时候,他都远在千里之外,为他的子民奔波着!

    想到这些,苏伶婉不禁鼻息泛酸!

    元宝看着苏伶婉,有些心疼的低声婉回的叹道:“皇后娘娘别想那么多了,眼下天色已经很晚了,您歇了吧!”

    “本宫没事!”

    苏伶婉敛了心中思绪,颔了颔首,“你先退下吧!”

    听苏伶婉此言,元宝微抿了抿唇,抬头又看了她一眼,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恭身向后退了几步,他正准备转身离去,却不期外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闻声,元宝心下一凛!

    快行两步,见荣则出现在外间之中,他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后有些疑惑的喊了荣则一声:“荣则大人?”

    “是我!”

    荣则此刻,手握长剑,一身的杀伐之气。

    面色凝重的,应了元宝一声后,他快步越过元宝,在稍作踌躇之后,进了苏伶婉的寝室。

    寝室内。

    苏伶婉仍旧坐在贵妃榻上。

    见荣则不经通报,便进了门,她心下一紧,从贵妃榻站起身来,看着面色凝重的荣则问道:“外面情况如何?”

    “不太好!”

    如今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如此情况之下,荣则知道瞒不过苏伶婉,自然也就没有打算粉饰太平:“自入夜之后,已经先后有三波此刻,闯入府衙,除了这些刺客之外,卑职发现这府衙之中,竟然也有提前混进来的刺客……他们人数众多,里应外合,已经几次闯到主院门外!”

    荣则的话,说到这里,见苏伶婉的脸色,已然阴沉了下来,连忙沉声推测道:“今夜之事,应该是叛军那边,提前预谋的,而且计划周详,目的便是刺杀皇上和皇后娘娘!”

    “哦……”

    苏伶婉看着荣则,听荣则说了那么多,只轻轻挑起了眉梢,长长的哦了一声,说道:“如今皇上不在这里,他们……也只能杀本宫了!”

    闻言,荣则神情一滞!

    他在来之前,已然想象过,苏伶婉得知有人要刺杀她的消息后,会是如何的惊慌失措!

    但是眼下,她的反应,却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不过回头想想,当初苏伶婉初进宫时,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柔弱可欺的,到头来她还不是让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惊得掉到了地上吗?

    思绪至此,他暗暗的,在心里为苏伶婉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作势便要出声。

    却不想,苏伶婉再次语出惊人,竟然轻飘飘的,对他说了一句:“皇上既然将本宫的安全,交给你,那么便说明,他相信你的能力!他相信你,本宫自然也相信你!”

    说实话,被人相信的感觉,被人认可的感觉,真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好!

    那简直是好的不得了!

    但是,现在被萧玄宸和苏伶婉一起相信着的荣则,却紧绷着心弦,苦笑了起来:“皇后娘娘相信卑职,可是卑职却有些不相信自己!外面那些刺客,但是卑职觉得,这三波十数人,不过是来探路的,若是卑职所料不错,今夜他们还会来第四波,第五波,甚至第六波!”

    说到这里,荣则紧皱着眉宇,摇了摇头:“皇上将皇后娘娘交给卑职,让卑职务必保护好皇后娘娘,不能让皇后娘娘有任何闪失!卑职不能让皇后娘娘涉险!”

    “所以呢?”

    苏伶婉听完了荣则的话,不禁淡淡问着:“既然外面的形势,那么凶险,你又何必跟本宫废话?”

    语落,她眸色一深:“直接说明来意便是!”

    “是!”

    荣则颔首,抬眸迎上苏伶婉的视线,说道:“卑职的人,已经等在外面,卑职会跟他们一起,护送皇后娘娘先行到虞婆的院子暂避!”

    闻言,苏伶婉轻点了点头。

    虞婆的院子,因为每日要配药,所以环境相对比较安静。

    也正因为安静,所以地处偏僻,距离主院有很长一段距离!

    那里,比之这里,确实要安全很多!

    是以,苏伶婉并没有拒绝荣则的提议。

    不过,在命心儿取了披风披上之后,她刚准备跟荣则离开,却又忽地脚步一顿!

    见状,荣则不禁轻声问道:“皇后娘娘,怎么了?”

    “你再等本宫一下!”

    苏伶婉蹙眉,看了荣则一眼,然后转身重回榻上,将榻上的锦被,折叠成好似有人睡着的模样!

    心儿见此情形,不禁紧蹙着黛眉,问道:“皇后娘娘……您这是……”

    “本宫也不知道,本宫这是想要做什么!”

    苏伶婉回眸,模棱两可的,对心儿如是说了一句,然后重新放下帐子,又熄了寝室里的等,这才先荣则一步,边抬步向外,边对荣则出了声:“走吧!”

    “是!”

    荣则回想了下苏伶婉方才的所作所为,轻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多言,而是和心儿一起,跟在苏伶婉身后向外。

    很快,元宝也跟了上来。

    当下,第三波刺客,已经被荣则肃清。

    等到苏伶婉跟荣则一行,出了寝室,到了堂厅之时,一眼便看见了,候在外面了一众暗卫。

    荣则沉下脸色,上前一步,越过苏伶婉身侧,挡在了她和心儿面前,然后对候在堂厅外的二十来个暗卫,沉声吩咐道:“你们十人在前面开路,十人在后面断后,务必与本将,将皇后娘娘安全护送过去!”

    “是!”

    众暗卫一口同声,面色肃穆的低头领命。

    很快,他们便依着荣则的安排,十人在前,十人在后,不曾掌灯,只踏着夜色,护送着苏伶婉一路离了主院,朝着虞婆所住的院子快步行去。

    秋夜,烂漫。

    月色,皎皎。

    但是眼下,所有人都无心欣赏月色。

    因为,在这美好的夜色之中,很可能藏着,那些要刺杀苏伶婉的刺客,可谓危机四伏。

    周围,十分的安静。

    出了自己和众人的脚步声,再无其他!

    夜色,好似变成了可以吞噬了一切的猛兽!

    苏伶婉深一脚,浅一脚的,由心儿搀扶着,在众人之中,紧蹙着黛眉,默不作声的前行着,前行着!

    就在他们,离开主院,穿过另外一个院子时,胳膊的院子里,忽然刀兵四起。

    耳边,暗卫的喊打喊杀声,刀剑相交的刺耳声,声声不绝于耳!

    苏伶婉停下脚步,刚要朝着那个院子望去,却见荣则一个错身,挡在了她的身前:“皇后娘娘,我们得趁着没人发现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闻言,苏伶婉心头一凛!

    在很短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她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吧!”

    见状,荣则和心儿并元宝,连忙跟了上去。

    此行,负责护送苏伶婉的二十名暗卫,谁都不曾去管隔壁院落里的那场厮杀!

    ——

    荣则要将苏伶婉,暂时安排在虞婆的住处,自然是要先一步告知虞婆的。

    是以,苏伶婉被护送至虞婆住处的时候,虞婆早已候在院门外。

    远远的,众位暗卫,护送着苏伶婉过来,虞婆心弦一松,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的手臂。

    正在此时,跟在苏伶婉身后的暗卫,却忽然出现了异动!

    苏伶婉蹙眉,回头望去,一眼所见,便是墨七被荣则从人群后揪出,然后给丢了出来,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

    “……”

    苏伶婉愣愣的,看着眼前摔相狼狈的墨七,心里不由暗暗吐槽了起来!

    心道墨七公子,你怎么说也是位翩翩佳公子,如此不要形象,真的好吗?她轻咂了咂嘴巴,问道:“怎么回事?”

    “哎呦哎哟,荣则你呀的,差点摔死我!”

    墨七吃痛的,揉了揉肩膀,又揉了揉屁股,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苦着一张俊朗,看着苏伶婉,委屈巴巴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解释了一遍。

    原来,墨七在得知今夜府衙闯进了刺客开始,便担心苏伶婉的安危,所以便想着要去主院保护她的安全。

    可是他时运不济,走的那条路,刚好是刺客进府后,要去主院的路,所以在暗卫围剿那些刺客的时候,他也就跟着上了。

    如此这般,等他赶到主院的时候,荣则已经护送苏伶婉离开了主院!

    这府里的情况,别人不知道,但是墨七却清楚的很。

    只消仔细一想,他便猜测,苏伶婉应该是来了虞婆这边,所以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并在苏伶婉经过第四波刺客被围剿的那个院子隔壁时,追上了她们一行!

    当时,情况特殊,他便没有吱声。

    而他最拿得出手的,除了易容,便是轻功了。

    也因为如此,就那么跟着苏伶婉一路到了虞婆这里,才被小心谨慎的荣则发现,给从人堆里揪了出来!

    听完了墨七的解释,苏伶婉紧蹙的黛眉,缓缓舒展开来。

    不过荣则,却是面色难看的,朝着苏伶婉躬身揖手道:“卑职一时疏忽,险些酿成大错,还请皇后娘娘降罪!”

    在他看来,好在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墨七而不是别人。

    万一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刺客,而他们又没有发现刺客,那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要一想到,苏伶婉有可能因为他的疏忽,而陷入那样的危险之中,他心中便一阵自责,觉得有愧皇上嘱托!

  • 皇帝陛下请矜持
  • 皇帝陛下请矜持

  • 作者:宁忆心  类型:架空  状态:已完结
  • 《皇帝陛下请矜持》小说是网络作家宁忆心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苏伶婉和萧玄宸,这是一本穿越架空言情类型的作品,穿越到帝后大婚之夜,苏伶婉一拳KO了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成就了大周史上第一位大婚之夜被贬入冷宫的皇后娘娘!纳尼?她除了打了皇上,还逃婚?!不好意思,她失忆了!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被四个哥哥团宠后马甲掉了

      被四个哥哥团宠后马甲掉了

      思君悠悠

      许觅有四个满级大佬的哥哥 大哥精通医术,是在世华佗 二哥手眼通天,是商界巨头 三哥名流巨星,是国民男神 四哥天才学神,是国民校草 起初多了个五‘弟’,他们个个嫌弃。

    •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

      婉萤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阮曦沐时煜,网络作者“婉萤”所创豪门小说。他这是怎么了,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脑海里全是阮曦的样子。

    • 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婉萤

      网络热文《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作者是“婉萤”男女主角时煜阮曦之间的故事受到书迷们的喜爱。她从小被丢失,再次回归世人的眼中,竟然是世界的名人,更离谱的是,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 重生之最强弃子

      重生之最强弃子

      千古梦

      现代都市男频小说《重生之最强弃子》作者是“千古梦”,主要讲述的是刘奕辰慕容雪之间的爱情故事。前两世都是因为女人的原因失去生命,再次重生他会让所有背叛他的人消失。

    • 美女的超强近卫

      美女的超强近卫

      西装暴徒

      《美女的超强近卫》小说是网络作家西装暴徒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赵东和苏菲,这是一本都市生活奇遇类型的作品,我是一个保安,保护一方平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