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路晚星许君棠小说在线阅读-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by猛鬼吸猫章节阅读

    路晚星许君棠小说在线阅读-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by猛鬼吸猫章节阅读

  • 时间:2020-09-29 17:35编辑:水灾瓶
  • 周二来了,《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这本人气小说了解一下吧!猛鬼吸猫正是《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的作者,讲述路晚星许君棠的甜虐爱情,总是有种强烈的带入感,仿佛就是我们在《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的舞台上,上演着这一场凄美爱恋。
  • 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

    推荐指数:8分

    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

  • 第六章 放血引祸

    翌日。

    天朗气清,透蓝的天空没有一丝杂色,浮絮如鱼鳞般排列,折射出暖日和煦的光芒。

    路晚星依许君棠约好的时间去到巽风派侧门的时候,绪子安和许君棠已经早早到了。

    绪子安不知道等了有多久,正在侧门的石柱底下无聊地蹲着逗鸟玩儿。许君棠的神情依旧淡淡,见路晚星终于来了,他带着些许不耐地扬起手,对路晚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路晚星看着许君棠伸出的手有点懵,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许君棠的手在空中僵了半天,见路晚星不动,蹙了蹙眉,道:“世子不打算御使灵器?”

    系统连忙提示道:【玩家,这里的人去秘境都是要御使灵器的,你把鸦青变大就可以了。】

    路晚星醒悟过来,他从腰间取下鸦青,闭眼回忆起原主的功法,然后念了一个口诀。

    鸦青在空中一旋,骨刃腾空冒出两股灵气。两股灵气如鱼儿般席卷着鸦青,倏然间,鸦青“嗡”地一声作响,小小的骨刃变成了能载人的大小。路晚星睁眼的时候便看到鸦青变身后散发着冷冽的光芒模样,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真别说,鸦青还有几分帅。

    路晚星跃跃欲试地跳了上去。但待路晚星踩上悬在离地面半米高的鸦青时,他还未站稳,鸦青突然往下沉了两沉。路晚星在鸦青上趔趄了一下,差点从鸦青上摔了下去。他回过头一看,只见许君棠和绪子安居然踩上了鸦青,正一脸嫌弃地站在他的身后。

    ?

    路晚星有点懵:【这啥意思?他俩的剑不能用吗?为啥都站我身后?】

    系统:【戮仙涯浊气很重,对追求灵气纯粹的人族都有一定的限制。而且进入秘境结界的时候,会有一瞬间无法使用灵力,所以人族一般不会轻易进入戮仙涯的。】

    见路晚星一时之间没有动作,许君棠微蹙了眉,声音如浸雪一般冰冷:“不走?”

    路晚星反应过来,狗腿道:“走走走。”

    鸦青锋刃一转,穿过巽风派的巍峨的玄虎石雕大门,往苍穹飞去。

    等路晚星御着鸦青飞到半空的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路晚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玩过御灵器的游戏了。

    现在的游戏大多都送坐骑,坐骑一个比一个长得精美灵动,很少有玩家会喜欢呆板无趣的灵器,因此路晚星御已经很久没有御使过灵器了。路晚星御着鸦青的时候,虽继承了原身的技巧,但他作为玩家来说操纵还是有点不太熟练。他操纵鸦青就跟喝醉了一样,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在空中来回颠簸,差点没把三个人晃下去。

    路晚星完全不敢看后面两个人的表情。

    当他操纵着鸦青又来了一个急拐弯的时候,路晚星突然听到后面的绪子安的一声:“呕——”

    哦嚯。

    路晚星强装镇定,尽自己所能地控制好鸦青。

    又是一个剧烈的颠簸,路晚星感觉自己的后腰处的衣服突然被拉住了。衣服不是很厚,能够感觉到后腰那一瞬间被抓到的感觉,又疼又痒。还有一阵清凉好闻的味道。路晚星回过头,他看到许君棠保持着一个刚好站稳了的姿势,脸色难看地抓着他的衣服,而许君棠身后的绪子安整个人扒拉着鸦青的尾部,不知死活。

    许君棠说:“世子果然非同凡响,连御使灵器都如此与众不同。”

    系统在他脑中提示:【叮!检测到许君棠的杀意值增至:92点。】

    ——等会儿!

    路晚星恨不得满脸流泪地伸出尔康手,他低头欲哭无泪地对着许君棠说:“那个……夜清君,你要不要抱着我的腰?这样不容易摔下去。”

    许君棠冷笑说:“你还想把我摔下去?”

    系统:【叮!杀意值增至:93点。】

    路晚星听到系统的提示,手一抖,没控制住鸦青,鸦青又是一个俯冲,路晚星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被身后的人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一双白皙的手从他的身侧穿过,竟然紧紧地抱住了他。这个拥抱来得措不及防,许君棠身上清冽的香味扑面而来。

    路晚星的脑袋里登时响彻着系统报警的蜂鸣声,他尴尬地回过头,看到许君棠阴霾满面,眼神凝着一股杀意。许君棠此时连面上的伪装都不维持了,立刻放开了路晚星,冷声道:“快开!”

    路晚星快要哭了,他觉得把骨头放在鸦青上,他家的狗都开得比他好。

    他干脆屏蔽掉系统报警的声音,身残志坚地御使着鸦青,左晃右晃地往戮仙涯飞去。

    过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鸦青逐渐行驶到了一片无人的区域。

    不知道何时起,天空中开始起了大雾。不过半晌,飘渺的云雾之中,路晚星感觉自己穿过了一层似结界一样的东西,霎时之间,外界的温暖和煦的阳光被遮蔽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眼及之处浊气冲天,昏天暗地。

    终于,鸦青冲破浊气的屏障,晃晃悠悠地降落到了人骨森林里。

    人骨森林安静得有点过分。

    参天扭曲的大树形状怪异,树枝张牙舞爪地直攀天空,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树上有似在狞笑着的人脸状的瘤子。森林里安静得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方才还能听到的风声此刻却销声匿迹。仔细一闻,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腐朽的味道,刺鼻难闻。

    整个森林显得阴森而诡异。

    绪子安一下鸦青就跑到一颗大树下开始大吐特吐。许君棠站在绪子安旁边,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路晚星看到他们的样子,心里忐忑不安,赶紧找系统兑换了两个红彤彤的灵果准备去讨好一下两位祖宗。可是刚准备走过去时候,却发现许君棠的神色有些不对。

    “夜清君?”

    许君棠没有作答,他扫视着这片森林,眼底里泛出了一丝血色。

    路晚星又喊了一声:“夜清君你没事吧?”

    似乎终于听到路晚星说话了一样,许君棠缓缓地看向喊他的这只狐妖。

    他眼前的这只狐妖忧心忡忡,又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但这面目和几年前的样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恍惚间,许君棠看到了一个嚣张肆意嘲笑着他的狐妖,狐妖慢慢地与现在他眼前的人重叠了起来。

    那只红衣狐狸衣袂翻飞,拿着他的玉佩,轻巧地一丢:“三殿下,既然你那么宝贝这玉佩,你倒是跳下去拿呀?”

    霎时,凌乱的碎片不可遏止地涌入他的脑海里。

    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少年。筑基期的白衣少年如疯魔一般,穿梭在树林当中,他茫然地寻找着,可是眼睛所及之处都没有那玉白的温润如意。

    少年在森林里跌倒了,溅起了一片腥臭的泥土,他跪在埋着森森白骨的泥土上,成千上百的金丹期妖魔见到人肉,汹涌而上。弱小又无助的少年被凶狠的妖魔围困着,撕咬着。他们啖自己的血,吃自己肉,他挣扎了三天三夜,浴血奋战了三天三夜,身上都是蚀骨的痛意,没有一块好肉……

    白衣少年流着血泪,怒喊道:“路晚星——”

    “你不得好死——”

    ……

    “夜清君……”

    “夜清君!”

    回忆戛然而止,许君棠蓦地睁开了眼睛。

    路晚星见许君棠魔怔了一般,实在是有点古怪,他给许君棠递了一下灵果说:“你没事吧?我刚刚从灵囊里翻出来两个灵果,你吃两个缓缓?”

    “不必。”

    许君棠将路晚星的手一推,路晚星没把果子拿稳,红彤彤的灵果掉落到了地上。灵果在地上滚了两圈,沾上了泥,不能吃了。他有些愕然,不禁看向许君棠,只见许君棠的眼神恐怖,肆意的杀意在里面翻滚着,随时都要翻涌而出。

    路晚星感觉自己像是被猎人盯住的猎物,登时动弹不得。他僵直着身子,脑袋里失去了思考。

    这是……怎么了?

    但没等路晚星细想,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许君棠又恢复了平常冷漠的样子,快得让路晚星都以为自己刚才只是出现了幻觉。只听许君棠说:“戮仙涯危险重重,不宜久留。世子不如赶紧说一说,你有什么办法,能替许某找到玉佩?”

    路晚星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听到许君棠的声音,他才从愣怔中回过神来。

    他怎么感觉……刚刚男主要杀了他?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路晚星被吓到了。他的喉咙顿时有些干涩,手指也开始有点发抖。

    许君棠不耐地催促道:“世子?”

    路晚星听到许君棠的问话,立马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压抑内心那股后怕,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他蜷了一下自己有点发抖的手指说:“不知道夜清君有没有听过三头阴犬?”

    许君棠皱眉,道:“不知。”

    “三头阴犬是戮仙涯中的凶兽,嗅觉极其灵敏,且容易被驯服。玉佩是夜清君的贴身之物,上面早已沾上了你的气息,只要驯服这只凶兽,让凶兽闻一闻玉佩上的味道,应该就能够找到玉佩的位置了。”

    “你打算要怎么将这只凶犬引出来?”

    “三头阴犬最喜高等灵兽的新鲜血液,只要我们有新鲜血液,就可以将它引出来。”路晚星说,“我们在这个地方抓一只灵兽即可。”

    “抓一只?”许君棠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勾起了嘴角,“西朔小皇子说话总是那么有趣。戮仙涯凶兽芸芸,且皆是金丹期以上的修为。我与子安现下灵力不足平日三成,你要我们去抓一只凶兽?”

    路晚星一听,也皱了一下眉。

    系统没有告诉过他戮仙涯的具体信息,也没有告诉过他对人类修为有限制的设定。他一开始就打算随手抓一只高等灵兽作诱饵,可现在这个情况是他没考虑到的。

    见路晚星沉默着,许君棠抚了一下腰间的无妄,微微抬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路晚星:“什么办法?”

    “西朔金丹期的妖族,”许君棠看着他说,“不也是高等灵兽吗?”

    ……

    路晚星用了三秒才消化了许君棠说的话,他的喉咙有些干涩。

    “你的意思是,要放我的血?”

    许君棠踱步走到他的身旁,挑眉说:“如若世子不愿,许某也不勉强……反正现下我等在戮仙涯下灵力低微,任君宰割。世子说什么,我们照做就是。”

    路晚星无言以对。

    许君棠和绪子安都看着他,路晚星看着他们冷漠嫌恶的眼神,心里堵得厉害。他上辈子是杀了人还是欠了债,才会莫名其妙地要遭这个罪啊?

    路晚星长叹一声,他闭上了双眼,深呼吸了一下。

    许君棠见路晚星没有动作,心里冷笑。

    只见过了一会儿,像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般,路晚星平静地睁开了双眼,抽出了腰间的鸦青。鸦青在他手里挽了一个漂亮的花,旋转一周后,又快又狠地在白皙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许君棠和绪子安皆是一愣,冷漠的神情有些动容。许君棠原以为这只狐妖会原形毕露,不再假惺惺地帮他找玉佩,但他没想到路晚星真的乖乖地把刀拿了出来,还往自己的手上割了一刀。

    鲜红的血珠从伤口上流了出来,慢慢地凝成一股,滴滴答答地落入到长满青苔的泥土中。

    路晚星疼得脸抽搐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就用我的血吧。” 路晚星自我安慰地嘀咕道,“不用白不用。”

    许君棠凝视路晚星白皙手臂上那刺眼的猩红,那猩红在他手臂上流淌着,划出了一道丑陋蜿蜒的痕迹,刺眼突兀。许君棠的脸色有点复杂,他眼底里翻滚着许多不同的情绪,但是挣扎之间,又回归了平静。

    过了许久,血滴滴答答地流着,但是森林里还是很安静,几乎什么动静都没有。

    路晚星以为是血不够,又划了一个口子,更多的鲜血流到了泥土里,泥土逐渐渗出了骇人的红色,路晚星的嘴唇也有点白了。

    ……怎么还没有动静?

    路晚星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一旁看着路晚星放血的许君棠眉头也越皱越紧。

    路晚星有些发愁。一开始他阅读资料的时候,以为只需要一点点血,但是他忘了这游戏一贯坑人的尿性。早知道需要那么多血,他干脆就威胁男主让男主跟他一块在戮仙涯随便抓一只野怪算了,反正男主在涯底也不能对他做什么。

    所以说这到底需要多少血啊?该不会让他把血流光吧?

    正在路晚星犹犹豫豫要止血还是再划一刀时,安静到诡异的森林里,终于传来了一声“嘻嘻”的笑声。

    路晚星登时僵住了。

    那笑声很轻,但是在这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清晰而又骇人。

    绪子安咽了一口口水,他说:“你们有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

    三人齐齐地往声源的方向看去,待看清楚森林深处的东西时,三人俱是脸色一白。

  • 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
  • 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

  • 作者:猛鬼吸猫  类型:耽美  状态:连载中
  • 《穿成炮灰该如何活命》小说是网络作家猛鬼吸猫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路晚星和许君棠,这是一本穿越甜虐耽美类型的作品,游戏主播路晚星一朝穿越到了一款出过人命的游戏里,成了三天后就要被男主杀掉西朔妖族的小皇子,为了活下去,他只好去攻略男主。赞美他,温暖他,为他挡枪挡刀,为他夜里送上光。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被四个哥哥团宠后马甲掉了

      被四个哥哥团宠后马甲掉了

      思君悠悠

      许觅有四个满级大佬的哥哥 大哥精通医术,是在世华佗 二哥手眼通天,是商界巨头 三哥名流巨星,是国民男神 四哥天才学神,是国民校草 起初多了个五‘弟’,他们个个嫌弃。

    •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

      婉萤

      《沐夫人请捂好马甲》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阮曦沐时煜,网络作者“婉萤”所创豪门小说。他这是怎么了,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脑海里全是阮曦的样子。

    • 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婉萤

      网络热文《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作者是“婉萤”男女主角时煜阮曦之间的故事受到书迷们的喜爱。她从小被丢失,再次回归世人的眼中,竟然是世界的名人,更离谱的是,她居然还是沐时煜的老婆?

    • 重生之最强弃子

      重生之最强弃子

      千古梦

      现代都市男频小说《重生之最强弃子》作者是“千古梦”,主要讲述的是刘奕辰慕容雪之间的爱情故事。前两世都是因为女人的原因失去生命,再次重生他会让所有背叛他的人消失。

    • 美女的超强近卫

      美女的超强近卫

      西装暴徒

      《美女的超强近卫》小说是网络作家西装暴徒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赵东和苏菲,这是一本都市生活奇遇类型的作品,我是一个保安,保护一方平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