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言 > 

阎太太,离婚无效!

阎太太,离婚无效!小说

阎太太,离婚无效!

作者:宁一一
状态:未完结 来源:酷爱 分类:现言 更新时间:2022-01-14

《阎太太离婚无效》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许少微阎书行,许少微阎书行该小说主要情节:下一秒,阎书行强悍的剥掉她的嘴,看到她唇上泛着带血的牙痕,眼睛赤红:“觉得那般折磨就能叫我犹豫不决?许少微,你是不是太高看本身了?”语毕,他用力攥紧她的手腕,将她拖拽到宸宫屋顶的总统套房,分毫沒有沾花惹草的掼倒在床上。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阎书行冷笑一声,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走去,许少微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触怒他了,只能跟在后面,小跑着追上他的脚步。

刚刚走进客厅,就听到他正对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家大发雷霆:“找人把山上的银杏全砍了!”

“可是这些银杏是您......”

“让你砍就砍,废什么话?”阎书行打断他:“明天早上要是还没有砍完,就全部给我滚蛋。”

“是,我马上去安排。”

“不准去!”许少微生气的拦住老爷爷,冲到阎书行面前质问他:“你又发什么疯?我说错话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要为难他们?”

“那个......”见她竟敢胆大包天的对阎书行发火,老爷爷吓了一跳,为她捏了一把汗。为了避免她被怒火波及,老爷爷连忙解释:“不为难不为难,小姐您千万不要生气。”

自家少爷好不容易才带个女人回来,他恨不得放鞭炮庆祝才好,千万不要为了这么点事情把人吓跑了。

虽然这些树种了这么多年突然砍了确实心疼,但反正这些树留着也是睹物思人。

现在少爷有了新人,不如砍了好。

阎书行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你想为这些树求情?”

许少微有些不明白他的脑回路,但既然他这么问了,她也就顺着点头:“对,我就是为这些树求情,这些树长这么大多不容易,砍了好可惜,而且这么漂亮的地方,砍的光秃秃的多难看呀。”

她喜欢这一片金灿灿的银杏树,不希望这样的景致因为他莫名其妙的怒火就被毁灭。

“既然求情那就拿出求情的姿态来。”阎书行握住许少微的手腕,半强迫的将人往楼上带。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回身,看着还没有离开的老爷爷说:“对了,陈叔,她叫许少微,以后会在这里住下来,你让人准备准备。”

陈叔从听到许少微的名字就陷入呆滞中,阎书行带着人消失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有其它动作,就呆呆的看着二楼,眼睛都忘了眨。

许少微......

这就是害死苏雅小姐那个许少微。

也是这些年一直在少爷醉酒后才会提起的那个许少微。

“阎书行,你做什么?放开我!”

许少微上楼后就一直挣扎,他抓的太用力,她感觉自己的手腕一定红了。

“做什么?”阎书行危险一笑,将她推到床上,不给她逃跑的机会,直接欺身压了上去,将她圈在身下,别有深意的说:“你不是要求情吗?拿出你的诚意来。”

他炙热的目光让林晚浑身发毛,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想将人推开,奈何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撼动不了他分毫。

许少微不禁有些急了。

尽管她知道自己和阎书行早晚会走到这一步,但在自己没有半点准备的时候,还是会慌乱抵触。

特别是两人刚吵过架之后,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做。

“我不求情了,你要砍就全部砍光好了,谁要为了你这些破树做这种事情?”许少微大喊:“你说了给我时间学习的,你说话不算话。”

察觉到他身体发生的明显变化,许少微是真的慌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什么,但心里像是哽着一块石头,往事浮现在眼前,那些爱与恨一起涌上心头,让她突然爆发出一股大力将阎书行推开到一边,然后坐起来捂着领口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怎么?不过是见了盛越一面,就变成贞纯烈女了?给你多少时间准备我说了算。”本就压着一口气的阎书行被她连番的反抗彻底惹恼。

书友评论
  • 叶子

    惊叹于作者对情感变化生动的描绘,深陷在跌沓起伏的情节。

  • 疾风

    真的感动了,他们的爱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真希望他们能这样幸福到老。

  • M.

    好看的很!人物刻画清晰明了,剧情不拖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