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章节阅读-即知秋安濡最新章节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章节阅读-即知秋安濡最新章节

  • 时间:2020-02-14 17:32编辑:水灾瓶
  • 周五到了,829阅读要向大家介绍的小说是《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小说围绕着即知秋安濡展开,我们随着作者却如故笔墨看到一个真实的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跟随着即知秋安濡的脚步,不禁让我们投入到却如故创作的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世界里,下面是《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的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推荐指数:8分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第四章

      见安濡用筷子挑了挑面,即知秋说:“我做的面不会比你中午吃的难吃。”

      “再好吃也是泡面!”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安濡还是开始吃了起来,其实他并不是吃不下泡面,只是从刚刚看到那个叫季凌的背景后,莫名有些心塞,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傻子就这么被人利用了那么久。

      不行,有仇不报真的有损他安大少爷的名号!安濡也没有细想为什么别人“欺负”即知秋,他会这么气愤,拿起手机就给安槐发了个消息:搞死方家。

      消息发出去之后,安濡的心情突然就变好了,很快就消灭了自己碗里的泡面。

      看着安濡的情绪变化,即知秋也不多说什么,今天他不是很有心情……

      “吃完去刷碗,我先去洗澡。”先一步吃完的即知秋把碗洗出来就朝浴室走去,熟悉地仿佛自己家一样。

      “等等!”察觉到要素的安濡猛然起身,“我不要刷碗!”

      一股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喷出,将他柔软的头发浇湿,水流又顺着他肌肉的纹路一路滑了下去。

      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但是此刻即知秋的眼神中闪烁着悲伤的神色,今天因为身边有个聒噪的小少爷,他没工夫回忆什么,但是现在一个人待在浴室,下午在老胡店门前的一幕幕就都浮现在脑海中了。

      走马灯一样的记忆和花洒中的水一样,兜头浇了个通透。

      和季凌是在大学开学的时候遇到的,那时候的即知秋没有结实的肌肉,没有游戏闯关的经验,就只是一个不爱说话的普通大学生,季凌像一束光芒一样,微笑着走向他,带他到宿舍办理入住,大学四年也都是一起度过的,说没有悸动是不可能的,饶是他这么清醒寡欲的,也是很喜欢季凌的温柔与善良,但是这份心意从没有说出口过。

      毕业后,季凌家中的资金裂口越来越大,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季凌不是没有去找过工作,但是三番两次都会被舅舅带人去闹去要钱,害他丢了工作,一来二去索性也不想写在自己的资料里面了。季凌从来都没有问他要过钱,也没有抱怨过家中的事情,但是一切都被即知秋看在眼里,所以他参加了嘲讽游戏……

      但是今天下午,本来想起来季凌拉着方家大少爷的手,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个和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迅速浮现。

      即知秋也是一懵,继而甩甩头上的水珠,可能是下午安濡突然窜出来的那出“救场表演”给闹的。

      从浴室出来,饭桌上还摆着安濡吃完饭没有刷的碗,这会儿他正摆弄着今天跟即知秋淘来的宝贝。

      看到安濡那副好奇又认真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即知秋心下一软,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头上的水,就走过去坐在了安濡的身旁。

      旁边沙发陷进入一块,安濡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独居,转头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男人,刚洗完澡的即知秋,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的水还挂在他结实的肌肉上,安濡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顺着往下看去,刚看到人鱼线的地方,即知秋就轻咳了一声,唤回了他的思绪。

      安濡急忙收回目光,绯红色疯狂爬上脸颊,直至耳尖。

      他这是怎么回事?即知秋身上有的零件,他一样不落啊!

      但是即知秋没有他这么多的想法,顺手拿过安濡手上的多功能干扰弹组件,解释道:“这个红色的按钮只要按下去,就会出现三个选项:烟雾弹,催泪弹,隐身弹。”

      “隐身弹?”

      “嗯,”即知秋耐心地给他讲这三个干扰弹中,最不常见的一个,“前两个可以和队友共享,但是第三个要慎重选择,因为一旦选择这个,只对自己生效,敌人和队友都是看不到你的,听不到你的声音。”

      “一直都会看不到么……”

      “30分钟。”

      安濡撇撇嘴,“多尴尬的功能,只有一个人能跑得掉。”

      “所以最好不要用,不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怎么保护你。”

      安濡迅速低下头,心里骂了即知秋不知道多少遍,他就不知道他穿成这样,再说些这种话又多撩人?

      即知秋可不知道这些,把今天买的一个个装备都给安濡讲解了一遍,也不管安濡愿不愿意听,反正责任心上来了,必须要说清楚。

      等即知秋放过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爷爷游戏开始前你都住在我这里,我的屋是这个,”然后又指着自己卧室对面屋子,“这个次卧我哥也叫人收拾了。”

      即知秋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自从说完装备,他就又恢复了那副面瘫脸,能不说话绝对不说。

      安濡大概也摸清了他的性子,不计较什么,两人各自回屋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不亮,即知秋就被厨房里震天响的声音给吵醒了,以为是安濡出了什么事情,他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还来不及细想自己为什么对刚认识一天的人这么上心,他的人已经出现在厨房的玻璃门旁了。

      “你在做什么?”

      “对不起……吵醒你了吧?”安濡有些局促不安,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我,我想做早餐来着。”

      即知秋斜倚着玻璃门,静静地看着笨手笨脚的安濡,想来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肯定是不会做这些的,而且他恰好发现安濡紧张的时候就会结巴。

      “我来吧。”

      即知秋只说了简单的三个字,就不容置疑地把安濡“请”出了厨房。

      昨晚已经是即知秋做的饭了,虽然只是泡面,但是安濡还是很想动手试一下,谁知道饭没做出来,还把即知秋吵醒了,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安濡有些气闷,明明都是男人,怎么自己总是要被他照顾着……

      等香味萦绕整个房间的时候,安濡脑袋里那些不明所以的想法都被抛之脑后,这顿早餐他吃得不是一般地多。

      即知秋只是简单地准备了三明治和牛奶,但是安濡却觉得这些东西比自己之前吃过多山珍海味都好吃!

      看着吃完饭窝在沙发里的小人儿,即知秋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勾了一下,但是这个千年难遇的表情转瞬即逝。

      “刚吃完别那样坐着,过来刷碗。”

      今天安濡的心情格外的好,所以在即知秋说出这个自己怎么都不可能接受的要求的时候,他出奇地没有拒绝,而是一步步挪到厨房,看着即知秋刷碗的背影说:“我不会刷……”

      “学。”

      “大可不必!我们家都是有人刷碗的。”

      “在游戏里可没有。”

      安濡语塞,闷闷地站在水槽旁,学着即知秋的样子,拿起碟子开始用水冲洗。

      “今天咱们做什么?”

      看即知秋的样子,应该是思考了一下,说道:“你想去哪里都行。”

      “?”

      “去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剩下的两周你自己安排。”

      “我怎么听这话一股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感觉?”安濡撇撇嘴,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我还是赶紧趁着几天潇洒潇洒吧。”

      见即知秋不理他了,安濡拿出手机,叫出了邵清和邵宇两兄弟。邵清和邵宇是长得不是很像的双胞胎,邵清是哥哥,成熟稳重,邵宇是弟弟,身上全是富家少爷的顽劣。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安家和邵家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几代人的交情。

      “阿秋你和我一起去吧,”坐在玄关处换鞋的安濡回头问,“你一个人在家也怪无聊的,介绍我朋友给你认识。”

      “不用。”即知秋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在沙发上查着资料。头也不抬一下。

      “真无趣。”安濡只敢小声吐槽一句,毕竟即知秋可是他惹不起的人。

      其实一般富家少爷那种淫乱奢靡的生活是安濡不齿的,他是个有情感洁癖的人,让他去左拥右抱,一起上床,想想就恶心。这个想法安濡从来没有同人说过,但是熟知他的邵家兄弟是知道的,所以他们三个出去玩无非就是奢侈些,但是是不会选择灯红酒绿的场所。

      但是今天有些不一样,看着邵清发给自己的定位,安濡皱了皱眉头,这是Z市最大的同性酒吧。

      不明白邵清为什么突然去了这里,本想打电话过去问问什么情况,对面传来邵清沙哑的声音,只是说有事,让他快来。

      得,今天正好即知秋交待了让他出去潇洒,不如去看看邵清怎么回事。

      原本电话里的声音已经够让安濡担忧了,现在在酒吧最里面的座位捞起来邵清之后,安濡才看清他现在的状态……更让人担心了。

      邵清没有安濡那张呆萌可爱的娃娃脸,但是他长得属于比较清秀的那种类型,看得越久,越是耐看。

      但是现在的邵清没了以往阳光帅气的模样,那份比安濡和邵宇都多的成熟也不复存在。他的脸色煞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甚至还有些龟裂,被安濡拉起来的时候,一米八的男人竟然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安濡抿嘴,这是他生气的动作,“你怎么回事?”

      听到安濡的声音,邵清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有些松懈,他张张嘴,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句话都没说。

      环顾了周围的环境,清一色的男人,舞台上妖艳露骨的,舞台下西装革履的,都让安濡暗暗作呕。

      “你不会是……被这里的人欺负了吧?”安濡脑子转得快,邵清突然约他到这里,又是这副模样。

      邵清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你别瞎猜。”

      “想我不瞎猜你就说清楚啊!要是有人欺负你,小爷把他家都端了!”

      知道安濡有这个本事,邵清无奈的咧了咧嘴角,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笑,“这件事……或许我以后会跟你说的,今天叫你来,就是想你陪陪我。”

      “邵宇呢?”这会儿安濡想到了天天粘着邵清,形影不离的邵家弟弟。

      听见安濡提到“邵宇”两个字,邵清的身体就是一阵战栗,但是被酒吧震彻天地音乐和忽明忽暗的灯光掩盖了,所以安濡并没有察觉。

      “他有事……”

      安濡也不再说什么,看出了好朋友有烦心事,但是他现在不想说,安濡又有什么理由逼问呢。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作者:却如故  类型:耽美  状态:连载中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小说是网络作家却如故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即知秋和安濡,这是一本游戏耽美言情类型的作品,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有钱人的娱乐方式越来越五花八门,但是最大的娱乐方式当属火爆了五年的真人闯关游戏——王者嘲讽。很不幸,富家少爷安濡竟被意外选中参加游戏,并与嘲讽游戏积分最高的王者即知秋组队。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安念云修衍情深

      安念云修衍情深

      蜡笔小微

      男女主角是邢修安安小说,是由知名作者“蜡笔小微”原创的都市爱情小说《安念云修衍情深》。安安都只能是他的,没有人可以从他身边抢走她!他的眼眸突然露出狠色,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 全京城都在看六王爷秀恩爱

      全京城都在看六王爷秀恩爱

      乱红如雨

      一朝穿越,拿到镇北侯府嫡长女这个角色卡好像还不错……等一下!智力五岁是什么人设?既然如此那就把戏好好演下去,醴朝如果有奥斯卡小金人那一定非林小姐莫属。智障大小姐从此不按常理出牌,欺我者辱我者终将自食恶果。接受了烂剧本的女孩纸早已习惯做自己的小天使,忽然天上掉下个甜宠六王爷可该怎么办?

    • 重生后女配气炸了

      重生后女配气炸了

      一揪

      重生后她很忙。 忙着坑小三。 忙着离婚。 忙着找S城首富老公。 意识到威胁婚姻的严重性,他蹲到她身边,轻轻为她捶腿,“这有些事情,你该坑就得坑。不过离婚换老公,你是不是应该再慎重考虑一下?” “该坑坑,该离离,该换换!”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除非……” 她抬手推开他的手,提议道:“除非你变成S城首富!” 几个月后。 一年一度的S城富豪排行榜发布了。 最吸人眼球的就是,那位常年隐姓埋名的S城首富突然出现了,各大电台,报纸,娱乐,争相报道。 她看着铺天盖地的新闻,心头一惊。

    • 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

      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

      乐飞少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梦妍陈少天小说,网络作者“乐飞少”原创。《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小说简介:她曾经问过他哥,是不是因为梦妍的相貌所以才追求梦妍,但是得到的就是她哥的一个肯定回答,不,他因为喜欢许梦妍所以才追求她,不是因为其他。

    •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

      裂缝中的阳光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白乐彤宋慕痕,“裂缝中的阳光”编写非常不错的一本历史架空文,此时的她可怜至极,双臂下意识抱住肩膀,许多痛苦的回忆涌进脑海,身子颤抖着,即使这并不是白乐彤的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