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即知秋安濡小说在线阅读-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by却如故章节阅读

    即知秋安濡小说在线阅读-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by却如故章节阅读

  • 时间:2020-02-14 17:31编辑:水灾瓶
  • 疫情期间,让我们在家中看《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吧,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是由网络作家却如故呕心沥血创作,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剧情曲折有趣,主角即知秋安濡生动,这些都深深印在了每一个看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的书迷心里。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推荐指数:8分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第三章

      正如即知秋说的,自己不饿,所以在安濡大快朵颐的时候,他默默地拿出手机翻看东西,由于二人是面对面坐着的,所以安濡也不知道即知秋在看什么。

      “唔……哇啾唔唔唔唔嚒?”

      即知秋闻声抬头,看到安濡嘴里塞满了食物,自己来这里这么多次,也没觉得这些食物有什么好吃的,眼前这个大少爷怎么吃得这么欢快,他淡淡地说:“我不吃。”

      说完,继续低着头看手机。即知秋的刘海儿有些长,如墨的头发遮挡了安濡观察他的实现,只好作罢,继续吃他的面。

      “啊!”安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改天让管家带着厨师来学习一下。”

      “吃饱就走吧,”也许是怕安濡又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即知秋又用肯定的语气补充道:“去买必需品。”

      “必需品?”

      安濡的疑惑并没有人来解答,因为即知秋说话的功夫,已经把距离拉到几米开外了。

      这次即知秋没有找什么熟人店铺,而是带着安濡挨个逛个大区域,精挑细选了一些小物件,具体的用途即知秋说他之后会慢慢教安濡,这才打消了小少爷想当场学习的念头。

      “阿秋你自己不买么?”

      “我有。”

      安濡把玩着手里的复古煤油灯,“我真怀疑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买这些东西用不用得上。”

      但是说完之后,安濡就后悔了,即知秋可是参加过历届嘲讽游戏的人,肯定是知道哪些装备有用的。

      “你先去老胡那里等我。”

      这会儿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武器区很近。

      “怎么了?”安濡一脸懵逼。

      “我有东西要单独去取一下。”即知秋走之前又回头说,“等会儿我来接你。”

      “行,你去吧去吧。”安濡摆摆手,径自走向武器区最深处。

      “老胡我又来啦!”

      老胡头惊了一下,烟杆子差点就脱手了,“你这小子一惊一乍的,是要吓死老头儿我么!”

      “嘿嘿,”安濡露出一口大白牙,好不可爱,“阿秋有事去忙了,我来你这里等他。”

      “坐吧坐吧。”老胡头招呼安濡坐在店里的茶几旁边,自己也从柜台后面出来,坐在了安濡身边。“你小子很是自来熟呀。”

      “这不是看老胡你和蔼可亲嘛,跟我爷爷似的。”

      “油嘴滑舌!”说是这么说,老胡头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对了老胡,我还想问你些阿秋的事呢。”

      “什么事啊?不去问他,反倒来问我这个老头子。”

      安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不是不好意思问他么……”

      老胡头想了想即知秋那张面瘫脸,想来安濡问什么,他都不会作答的。

      安濡接着问:“我觉得阿秋不开心。”

      “啊?”这下老胡头反倒懵了,“先不说你问这个问题我知不知道答案,你得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从知秋那张脸上看出来他的情绪的?”

      “就,就很简单感觉到了。”

      “真稀奇。”老胡头感叹了一句,“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和知秋是五年前认识到,那时候刚举办第一届嘲讽游戏,知秋因为……因为一些原因参加了游戏,他来我这里买东西,当时我就很欣赏这个识货的小伙子,能看出来我店里这些才是宝贝。”

      “因为什么原因?”安濡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老胡头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还是到时候问知秋吧,我能说的就是本来上次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游戏的,但是没想到这次又来了。”

      “……也就是说没有爷爷拜托的话,阿秋就不想参赛了。”

      “也不一定,那孩子有他自己的想法,你不用担心。”

      “嗯……”

      又陪老胡喝了会儿茶,聊了会儿天,安濡觉得自己的环球旅行计划好像规划的太早了,明明身边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人和事都没有了解到,之前的人生,家里的人把他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他所看到的风景,现在显得那么虚无缥缈,今天一整天接触到的才是真实的。

      突然门外有些嘈杂声,但是老胡头和安濡都不是想凑这种热闹的人,估计是哪个顾客因为价格和店主争论起来了。

      安濡年轻,听力自然是比老胡好使的,虽然不想出去掺和这种事情,但是还是闲的无聊听了一耳朵。

      外面有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但是安濡又不想起来是谁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略带嘲讽地说着话,大概就是现任见前任的戏码?反正安濡也听不全,但是没谈过恋爱还没见过别人谈么!大致就猜出来了。

      就在安濡想把听来的大致内容分享给老胡,跟他一起吐槽的时候,门外又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但是有力的声音。

      “说完了么。”

      “阿秋!”听到声音后,安濡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是阿秋在跟人吵架么?我去救场!”

      说完拔腿就往门外走,老胡头跟在他身后出来,刚刚他也是听到即知秋的声音了,但是他不觉得即知秋这种性子的人会跟别人吵架。

      外面站着的三个人看到即知秋身后的店名打开也是一愣,带头的男人看见从店里出来的人之后突然有些怂了。

      “哟,我当谁呢,”看清即知秋对面站的人之后,安濡一脸调笑的表情,“方大少爷竟然有时间来这种人多且杂的地方闲逛?”

      “安,安濡……”方景巍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安濡,“安少爷这不也在这种地方么?”

      行,这小子是觉得自己带的人多,现在敢这么呛他了。安濡也不生气,要论会呛人,除了偶尔开启毒舌buff的即知秋,还没人能赢得过他!

      安濡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方景巍身后,面容姣好的男人,心中已经有数了。只见他三两步走下台阶,在即知秋差异的目光中,熟练地挽上了他的手臂。

      “许方大少带着小情人来逛街,就不许我陪我男朋友来这里这么了?”

      “……”

      不出所料,此话一出,直接震慑住了对面的方景巍和他的小情人,而且包括即知秋和老胡头。

      “知秋……”站在方景巍身后的男人半天才出声,但是声音微乎其微。

      “小美人儿还认识我家阿秋呢?”见即知秋并没有阻拦自己,安濡狡黠一笑,“但是认识归认识,我家阿秋的名字可不是谁不谁都能叫的,不然——小爷我吃起醋来可是很可怕的。”

      “你!”

      被叫美人儿的男人有些愠怒,正欲说话,就被方景巍拦住了,“既然安少爷和男朋友有事要忙,我和小凌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罢,方景巍就拉着季凌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牵够了么?”

      安濡听到即知秋如水般平静的声音,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扒拉着人家的手臂,赶紧放开了。

      “喂!我这么及时赶来救场,你个冰山不说谢谢也就算了……”

      “老头子我这么大年纪了,还免费看了一场狗血爱情剧,不亏不亏,哈哈哈哈哈哈!”

      “老胡你!”安濡扭头怒斥不跟自己站在同一阵线的老胡。

      “无聊。”即知秋丢下这两个字,就走了。

      安濡急忙跟了上去,“你说谁无聊!救场如救火,小爷我可是……”

      后半句话随着二人的身影淹没在人群中而消失,只剩下站在原地笑呵呵的老胡头。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安濡追着即知秋说得口干舌燥,但是奈何人家根本不搭理他,索性也就忘记了刚刚的事情。

      “回家。”

      安濡一愣,可能是刚刚自己救场时说得那番话,再结合即知秋这“回家”二字,竟然有些微妙的感觉。

      “可是这不是回家的路啊?”安濡坐在副驾驶,看着即知秋的行车路线,并不是他们来时的。

      “你爷爷说去你外宅住。”

      安濡了然,“这是让咱们同居啊!”

      “呲——”的一声,即知秋把车急刹在无人无车的山路边。

      安濡猛地被安全带拉回来,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座椅靠背上,由于惯性的原因,撞的有些疼,顿时有些恼了,“即知秋你神经病啊!”

      自知自己不该急刹的即知秋回过神来之后,抱歉地看着安濡,“疼么?”

      “你说呢!撞死小爷了!”

      即知秋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伸出手来,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正贴着安濡的后脑勺,来回揉搓着。而刚刚还炸毛的安濡,这会儿竟然安静地低着头,即知秋看到他的耳尖红红的,脑袋里就冒出了“可爱”这个词汇。

      不留痕迹的收回手,即知秋重新握住方向盘,“坐好,要走了。”

      安濡的爷爷事先给过即知秋安濡外宅的地址,沿着盘山公路行驶进入一片富人住宅区,这里看管很严格,但是保卫处看到坐在副驾驶的安小少爷,就放即知秋的车进去了。

      安濡的外宅是18岁的时候爷爷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没有安家本宅那样大得夸张,是一座独栋小公寓楼,装潢简约大方,屋内各处都放置着他之前旅行时收集来的各地纪念品,很符合安濡的性格和喜好。但是安濡一般都是住在爷爷那里,很少来这边住,但是今天之前,安槐已经找人打扫了弟弟的住处。

      进屋之后天已经黑了,安濡打开灯,即知秋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大致了解了安濡家的构造。安濡则抱着手机一声不吭地陷进了客厅的真皮沙发上,他在翻看叫人查的方景巍身边男人的资料。

      季凌,25岁,即知秋的大学同学,二人关系一直很好,季凌在K大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家中父母嗜赌成性,舅舅一家的生计也归他管,但是前不久如同黑洞般的债款窟窿突然就被堵上了。

      安濡把手机摔到一边,傻子都能知道是什么回事!根本就不用去问即知秋好么!安濡不知道这个季凌有什么好的,能让即知秋冒着那么大的生命危险,先后三次进入嘲讽游戏,现在可好了,为他人做了嫁衣。他就说半年前方家为什么求爷爷告奶奶想要将在安家投放的股份折现,折现的金额,够即知秋出生入死十次都不止……

      真是有够狗血的!

      在厨房的即知秋不知道安濡为什么突然这么气愤,也不想过问人家的事情,只是探出头来说:“洗下手准备吃晚饭。”

      “哈?”本来还在气头儿上的安濡愣了一下,“吃晚饭?”

      转头就看到厨房玻璃门内,即知秋围着围裙,在忙活。

      等即知秋把两碗泡面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安濡就觉得自己不该对这个面瘫帅哥的厨艺抱有任何希望……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

  • 作者:却如故  类型:耽美  状态:连载中
  • 《嘲讽游戏:那个面瘫叫你呢!》小说是网络作家却如故的作品,本文的主角是即知秋和安濡,这是一本游戏耽美言情类型的作品,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有钱人的娱乐方式越来越五花八门,但是最大的娱乐方式当属火爆了五年的真人闯关游戏——王者嘲讽。很不幸,富家少爷安濡竟被意外选中参加游戏,并与嘲讽游戏积分最高的王者即知秋组队。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安念云修衍情深

      安念云修衍情深

      蜡笔小微

      男女主角是邢修安安小说,是由知名作者“蜡笔小微”原创的都市爱情小说《安念云修衍情深》。安安都只能是他的,没有人可以从他身边抢走她!他的眼眸突然露出狠色,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 全京城都在看六王爷秀恩爱

      全京城都在看六王爷秀恩爱

      乱红如雨

      一朝穿越,拿到镇北侯府嫡长女这个角色卡好像还不错……等一下!智力五岁是什么人设?既然如此那就把戏好好演下去,醴朝如果有奥斯卡小金人那一定非林小姐莫属。智障大小姐从此不按常理出牌,欺我者辱我者终将自食恶果。接受了烂剧本的女孩纸早已习惯做自己的小天使,忽然天上掉下个甜宠六王爷可该怎么办?

    • 重生后女配气炸了

      重生后女配气炸了

      一揪

      重生后她很忙。 忙着坑小三。 忙着离婚。 忙着找S城首富老公。 意识到威胁婚姻的严重性,他蹲到她身边,轻轻为她捶腿,“这有些事情,你该坑就得坑。不过离婚换老公,你是不是应该再慎重考虑一下?” “该坑坑,该离离,该换换!” “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除非……” 她抬手推开他的手,提议道:“除非你变成S城首富!” 几个月后。 一年一度的S城富豪排行榜发布了。 最吸人眼球的就是,那位常年隐姓埋名的S城首富突然出现了,各大电台,报纸,娱乐,争相报道。 她看着铺天盖地的新闻,心头一惊。

    • 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

      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

      乐飞少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梦妍陈少天小说,网络作者“乐飞少”原创。《国民公认女神被娶走了》小说简介:她曾经问过他哥,是不是因为梦妍的相貌所以才追求梦妍,但是得到的就是她哥的一个肯定回答,不,他因为喜欢许梦妍所以才追求她,不是因为其他。

    •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

      裂缝中的阳光

      《为了赚钱我太难了》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白乐彤宋慕痕,“裂缝中的阳光”编写非常不错的一本历史架空文,此时的她可怜至极,双臂下意识抱住肩膀,许多痛苦的回忆涌进脑海,身子颤抖着,即使这并不是白乐彤的本意。